博鱼真人(中国)有限公司唏嘘!上海人几乎都逛过如今有商户一天零销量有人硬撑着开门:还压着几百万的货

2023-11-25 07:10:39

  下午四点半,商家朱叔把摆放在门口的模特、丝巾样品陆续搬回店里,结束这“零销量”的一天。“往年电商促销多少有些影响,但今年的生意还是差了许多。”

  在地铁天潼路站下车,与南京东路仅一河之隔,尚未出站,联富服饰市场的流行音乐便已传来。

  地下二楼被誉为“上海女人街”,各式女装、饰品、背包、鞋子一应俱全,甚至还有美甲店,这也是人流量最多的一层,但若搭乘着手扶梯逐层向上,音乐渐隐,灯光逐暗,人流量成倍减少,商铺多处于关门状态。

  上世纪九十年代,七浦路已是上海最大的服装市场,并以”物美价廉“闻名全国,被称为“服装大王”。据报道,在1995年1至7月,七浦路服装市场销售额达1.2亿元,全国除西藏、台湾以外的29个省市的服装行业都有人到这里进货。

  “这一层怎么说也有一百多家店,现在全关了,要么变成仓库,现在只有3、4家还在营业。”蔡老板的店位于联富三楼,正对扶梯口,专售旗袍。门店刚做完翻修,门口还摆放着几个朋友送来的花篮。

  蔡老板从事服装批发已有三十余年,积累了国内外一批老客户。“以前全国各地的都来拿货,还有新加坡、马来西亚的,生意最好的时候,来我这拿货的名单可以记20个本子。”

  “你看,今年就6个本子,还没记满,很多老客户也都倒了……现在还来拿货的,拿货量也是对半砍。”店铺在二楼的朱叔也是如此,今年的营业额至少降了80%。

  除了联富服饰,新七浦、新金浦等附近商场的生意似乎也不尽人意。但新七浦与百联不同,这里少有店家关门,一楼、二楼的商铺虽小,但商家都很繁忙,大多数蹲坐着,一手拿着iPad,一边清理着地上杂乱的货物。

  “你别看他们很忙,都在理货,其实生意也都很差,现在很多拿货都不给钱的,卖不掉的再退回来。”在新七浦专卖男装的陈老板,为这热闹的景象泼了一盆冷水。

  “关不掉的,仓库里还有几百万的货压着,怎么可能关门,所以现在守着这个店,能卖一点是一点。”朱叔感慨道,店租虽已不是大问题,降了50%,一年十万,但积压的货像是无底洞,死死困住了他。

  “存货压着,两周还要进新货,搞一些好看的、新的产品,满足大家的需求,要不然就更没人来了。”朱叔说。

  七浦路大多数批发商铺主营业务都是线下实体店,而线上、线下一般只能二选一,同时兼顾很难做好。

  “你放直播,线下店就不乐意了呀,网上都可以买到了,谁还会去店里买呢?”陈老板的店在联富四楼,专卖女鞋,前两年生意受疫情影响,她也曾尝试过做直播。

  “每天下午在店里播,做了三个月左右,都是零售,卖不了几双。”陈老板做直播时曾被拿货的老客人发现,为此被骂过,也损失了几个顾客。

  这并非个例。今年3月,同为批发市场的杭州四季青常青市场曾发布公告,禁止商家和外来人员在商场内做直播,若多次发现后未改,将罚款4万元。

  但由于今年生意大不如前,陈老板与合伙商再次筹划起直播的事情。“这次在家里或是开个新店专门做直播,这样就不会让拿货的顾客知道。”

  而位于新七浦二楼的李老板,则光明正大地在店里做着直播。“我们卖的都是上一季的旧货,新货是不会直播的,要不然批发的客人会不高兴的。”

  李老板的女装店装修得很时髦,背景音乐是韩国女团的舞曲,三名员工负责直播,在手机前展示着服装。另有三人手里拿着iPad,在整理着刚刚被退回的货款。

  “别看他们好像都很忙,但这里扣扣,那里用用,加上员工费,一个月保个本而已。”李老板表示,直播业务也才刚起步,大头还是在批发上。

  从宏观数据来看,服装、服饰业的整体情况也不太理想——利润下滑、负债增多。

 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,截至今年9月,纺织服装、服饰业的营业收入、利润总额都从去年10月开始连续11个月负增长,9月营业收入累计同比下滑8.1%、利润同比下降7.2%。

  收入与利润都在减少,负债便逐渐增加。据统计,2023年9月,纺织服装、服饰业的资产负债率达到54.43%,是近十年来的最高值。

  周师傅开着40座大巴,每周往返于上海与安徽,载着淮北服装店的老板们来七浦路拿货。他说:“以前都是坐满的,今天不超过10个。”

  衣服卖不动,该怎么办?周师傅看得很开,“旧的(店铺)干不下去了,就会有新的(店铺)来干,一直是这样循环下来的。”博鱼真人(中国)有限公司